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用了什么隐藏的手段

- 编辑:admin -

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用了什么隐藏的手段

 
  “是紫嫣红!”
  双目一瞪,杜仲想都没想,立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暴掠而去。
  杜仲可以感觉到。
  刚才那一个叫声,虽然不太着急,但声音中却流露着一丝不安的气息。
  这种气息,让杜仲心生不好的感觉。
  “啪啪!”
  在三人的围攻下,紫嫣红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不小心,便是被马权狠狠一拳砸在了胸口。
  被砸飞出去的同时,仇东生紧追而上,毫不留手的狠狠一脚踢在紫嫣红的腰部,巨大的力道,直接把紫嫣红踢得高高飞了起来。
  “死!”
  就在这时,早已高高跃起的黄岩,狰狞的大笑着,从天而降,狠狠一拳砸在紫嫣红的小腹上,凶猛的拳头连带着人,从高空轰然坠落,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噗……”
  刚一坠地,紫嫣红就忍不住的嘴巴一张,喷出来一口鲜血。
  受到三人的重击,紫嫣红的脸色,也变得无神起来。
  “咻!”
  就在黄岩准备补上一拳,将紫嫣红就地斩杀的时候,一个刺耳的破风声,由远而近,突然出现。
  三人一愣,同时朝破风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来人赫然就是杜仲!
  “恩?”
  刚一来到现场,杜仲立刻就皱紧了眉头,看到紫嫣红的状况后,脸色瞬间就变得无比阴沉。
  当黄岩准备趁着杜仲不注意,给紫嫣红补上最后一击之时。
  “滚!”
  一个震天的爆怒之声,骤然从杜仲的口中传出。
  无比刺耳的巨大声音,带着一层层音波,轰然撞击在黄岩的身上。
  黄岩甚至都来不及抵挡,整个人就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暴射着倒飞了出去。
  震飞黄岩,杜仲立刻闪身到紫嫣红身边。
  而另一边,仇东生和马权却在此时,互相对视了一眼。
  仇东生面色微紧。
  马权则是勾着嘴角,露出来一丝冷笑,朝着仇东生点了点头。
  “杜仲!”
  因为杜仲发出的音波并不强的缘故,被震飞落地的第一时间,黄岩就立刻起身冲了回来,望着杜仲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现在我们有三个人,你能怎么办?”
  闻言,正查查看紫嫣红伤势的杜仲,猛的抬头。
  一双眼眸,无比冰寒的冷冷注视着黄岩。
  “没错。”
  仇东生张口,说道:“如今我们三个一同出手,就算你再强,也定要你丧命于我的刀下!”
  “是吗?”
  杜仲咬了咬牙。
  站起身来,望着三人。
  “那就看看,谁先死!”
  杜仲的话声无比的低沉,沉得有些阴森。
  “杀!”
  杜仲话声刚落,黄岩就大喊一声,直接出手,猛冲上来。
  见状,马权和仇东生也立刻动手。
  不过,俩人的出手速度和攻势,与之前相比起来,突然变慢了不少,甚至还不及黄岩。
  显然,俩人试图在隐藏着什么。
  “哼!”
  见三人攻来,杜仲丝毫不惧。
  冷哼一声,身形一动,便是无比果断的朝着黄岩攻了上去。
  手掌一动。
  就在黄岩以为自己的攻势要落实的时候,杜仲的身形突然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随后一个撞击声响起,小腹上传来一阵剧痛。
  身体倒飞出去的同时,黄岩张口吐了一口血。
  “啊……”
  随后,一个无比惊慌的大叫声从黄岩口中传开。
  原本,在杜仲那一拳发出的无比巨大的力道下,黄岩已经做好了撞在大树上的准备,可是才刚刚倒飞出去没多远,他就感觉自己的身子,突然就失去控制了,身体也不再倒飞,反而像是气球一般,漂浮了起来。
  似乎有一只手掌,抓着他的身子,把他往外面仍一样。
  黄岩那里经历过这种情况。
  当即就被吓傻了。
  不断的朝马权和仇东生大喊求救。
  结果,即便再不甘心,黄岩也无法反抗的,直接被剑区排斥了出去。
  “走!”
  就在黄岩的身影消失的同时,马权立刻收回攻势,张口喊了一声,便转身远遁。
  仇东生紧随其后。
 
  “杜仲……”
  就在杜仲来到山脚下,准备冲入战场救人的时候,远处突然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钻进他的耳朵里。
  “恩?”
  这个声音一传来,杜仲立刻就停下了身形。
  眉头一凝。
  只是,那惹人的身躯上面,脸庞却是被一层白色面纱遮挡了起来,只露出来一双水灵的大眼睛。
  在面纱女的身后,恭敬的站着一名黑袍老者。
  此人,正是刘云天。
  听到面纱女的疑惑声,刘云天立刻抬头。
  只见,面纱女正拿着望远镜,远远的观察着剑区中的众人。
  虽说是在查看大局,但面纱女的目光,却始终流连在杜仲、仇东生和马权的身上。
  “你之前说,杜仲可以随意进出此地,不手能量封禁的阻挡?”
  面纱女突然张口。
  “是。”
  刘云天恭敬地答道。
  “看来,你观察得并不细致。”
  面纱女挑了挑眉,张口道:“杜仲不但有着自由进出此地的本事,还有着把人淘汰出局的手段!”
  “什么?”
  刘云天大惊。
  这根本不可能啊?
  大惊的同时,刘云天远远的朝着杜仲所在的位置看去,可相隔太远,无论他怎么看,却始终都无法看清。
  “恩?”
  就在这时,面纱女再次惊疑起来。
  “不但杜仲有这个本事,仇东生也有这个本事。”
  面纱女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突然流露出来一丝凝重而复杂的神色。
  闻言,刘云天更是惊骇。
  “没有我们家族的绝学,绝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面纱女黛眉一皱,张口道:“你仔细的去调查一下,家族里的绝学是否已经流落在外。”
  “是。”
  刘云天不敢怠慢,立刻点头应声。
  “另外,我总感觉杜仲有些奇怪,调查的时候,给我重点盯着杜仲。我要知道,有关于他的一切异样。”
  面纱女再度开口。
  “是!”
  刘云天点头,双眼微眯的同时,心中也暗自冷笑起来。
  杜仲,这次可不是我想针对你,如果你真的惹上了家族,不用我出手,也自然会有人取掉你的脑袋。
  ……
  树林中。
  经历了十多分钟的救治,杜仲才终于把紫嫣红彻底治愈。
  毕竟,紫嫣红被伤到的部位有些难以下手,杜仲只能调动能量从其后背入手。
  因此,才会花掉这么长的时间。
  “感觉怎么样?”
  紫嫣红醒来,杜仲张口问道。
  “多谢。”
  轻吐了口气,紫嫣红直接站起身来,张口道:“恢复得差不多了,跟没受伤之前一样。”
  “那就好。”
  杜仲点点头。
  “我怎么就没发现,你的医术居然这么厉害?”
  紫嫣红好奇的问道。
  “和医道相比,你自然更注重武道。”
  杜仲笑了笑,张口道:“怎么样,对帝一剑还有兴趣吗?”
  “没有。”
  紫嫣红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说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去争夺帝一剑,以我的实力就算抢到了,也没命去用,所以我的目的只有排名,青年比武大会的排名,为了我们河北的荣誉。”
  “恩。”
  杜仲了然的点点头,张口道:“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这个剑区里,只会越来越危险,既然你也不想争夺帝一剑,不如就跟我一起行动如何?”
  “好啊。”
  紫嫣红立刻点头,娇笑一声,张口道:“有一个能打能医的人当护花使者,我又怎么能拒绝?”
  “不过,进入剑区的这段时间,你到底在做什么?”
  杜仲淡然一笑,张口道:“救护车!”
  “什么?”
  紫嫣红一怔。
  “或者,可以叫急救队员。”
  杜仲苦笑道。
  “你的意思是,从进入剑区到现在,你一直在救人?”
  紫嫣红愕然了。
  “没错。”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我不希望这里血流成河,而且救人的同时,还能夺取武斗徽章,一举两得的事,我又何乐而不为?”
  “好吧。”
  紫嫣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我也跟着你做上一回救护车。”
  杜仲咧嘴一笑。
  “走吧!”
  话声一落,杜仲率先飞身而出,继续寻找伤者。
  紫嫣红紧随其后。
  救援工作,在俩人的合力下,安稳的进行着。
  因为救援小队又加入了一名队员的缘故,杜仲救人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与此同时,得到的徽章数量也不断的上涨。
  另一边。
  隐秘的商议完接下来的计划之后,马权和仇东生立刻全场游走,寻找杜仲。
  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了杜仲和紫嫣红的身影。
  “奇怪!”
  躲在隐秘处,看着远处的两道人影,仇东生紧紧的皱起眉头来,说道:“刚才虽然没有杀了紫嫣红,但也把她打成了重伤,怎么这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她的伤就全好了,跟个没事人一样?”
  “杜仲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医生!”
  马权也眯起了眼。
  显然,紫嫣红的恢复,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接下来可就有些棘手了啊。”
  仇东生挑眉道。
  “是有一些。”
  马权点点头,随后补充道:“不过,计划一样可以实行,只是需要稍微往后延迟一下时间而已。”
  “接下来怎么办?”
  仇东生点点头,问道。
  “他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马权张口道。
  “救人?”
  仇东生愕然。
  “当然不是。”
  马权摇摇头,张口道:“抢夺徽章!”
  闻言,仇东生眼前一亮。
  “你不是想要第一吗?”
  马权扶了扶眼镜,张口道:“杜仲也想得第一,但是他们的速度太慢了,任何能够刺激他的事情,我们都不能放过。”
  “没错!”
  仇东生立刻附议。
  心里无比的兴奋。
  显然,马权并不知道比武大会冠军的荣誉,会对那件事造成多大的影响。
  只要能得到冠军。
  仇东生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能达到最终的目的。
  说话间,俩人闪身而出,暴掠在战场上,开始疯狂的抢夺徽章。
  而与此同时,剑区中的大部分人也都从幻境中解脱了出来。
  看到血流成河的战场,每一个醒来的人都忍不住暗暗擦汗,带着满心的震惊和庆幸,这些人暂时停止了拼斗,齐齐朝着帝一剑进发而去。
  然而,冲向帝一剑的大军,很快的就被诡异的分成了许多部分。
  那涌动的长龙,仿佛被拦腰斩断成了几截一般,很是诡异……
 
 
第一百六十章 大战四方
  从山脚下,到半山腰。
  人流被斩断,分成数份。
  在冲向帝一剑的途中,众人突然发现,每到一个特定的范围,就有一部分人无法前行,仿佛空间被分割来了一般。
  随着冲上山的人越来越多,众人逐渐的发现,实力越强的人走的就越远,而实力越弱的人与帝一剑之间的距离就越大。
  这种情况的出现,顿时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一部分人不断的进行尝试,想要再继续前进。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突破,却始终无法跨过那一道神秘的隔阂,永远被困在下方。
  实力强横之人,不断上冲的同时,还朝着下面被困的人哈哈大笑。
  一些实力稍弱之辈,顿时就急疯了。
  “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
  一个愤恨的大吼声,在山脚下响起。
  伴随着大吼声的响起,原本已经彻底停止下来的战斗,再一次打响。
  在一些人的带领下,山脚下无法前行的人流,疯狂的开始狙击试图冲上去的高手。
  “啊……”
  “啪啪啪!”
  疯狂的碰撞声,痛苦的叫喊声、嘶吼声,顿时震响,不断的回荡在天地间。
  面对弱者联盟的狙击,晚一步赶来的众多高手,纷纷联合,大战汹涌,无比激烈。
  在这番大战中。
  死伤无数。
  随着死伤人员越来越多,弱者联盟逐渐的停下了进攻,谁也不敢再继续妄动。
  虽然如此,但弱者联盟却并未放弃,反而全部聚集在一起,商议着要如何合理的截杀试图向上冲去的高手了。
  而此时,被弱者联盟堵截在山脚下的。
  赫然就是王武等人。
  不知为何,或许是为了保证安全的缘故,早就因为杜仲的关系而互相认识的王武、陆羽、易天照、妙音竹、小丑等人,竟是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除开四人外,还有不少高手。
  只是,面对那密密麻麻的弱着联盟,众人也不敢硬闯,只能继续等待。
  等到足够多的强者时,方能突破。
  毫无疑问。
  这一场死伤无数的大战,最能吸引到的,无疑就是杜仲和紫嫣红。
  两个游动在战场上的急救人员,怎能不关注这场大战?
  将刚刚救下了两名还陷入在幻境中的伤者送出去以后,杜仲和紫嫣红便是寻着那震天的激战声而来。
  很快的,就来到了山脚下。
  “是小丑他们,还有你的几个朋友。”
  远远的,紫嫣红就看到了人群中,打扮最独特的小丑。
  “麻烦大了。”
  杜仲苦笑一声,指着山脚处的弱着联盟,张口道:“接下来恐怕会发生一场恶战,死伤很难控制。”
  “我们做的够多了。”
  紫嫣红摇摇头,说道:“你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而且这些人敢于强
  “为什么要跑?”
  逃跑中,仇东生张口说道:“以我们俩的实力,完全可以颤住他,而且我们还可以拿紫嫣红做文章,以此要挟,从而将他斩杀于此!”
  “斩杀?”
  马权摇摇头,说道:“谈何容易,你偷袭过杜仲无数次,杀死他了吗?”
  仇东生一窒。
  马权这一句话,彻底的把他给挖苦了。
  他竟不能反驳。
  “现在,我告诉你我的计划。”
  马权淡然轻笑,一边狂奔一边说道:“遇到黄岩跟紫嫣红的时候,我的计划就成型了,刚才我之所以会意你出手不要太急,就是怕你打乱我的计划。”
  “难道?”
  仇东生眼中精光一闪。
  “没错,我是故意让黄岩去送死的。”
  马权咧嘴一笑,张口道:“以我们的实力,要杀紫嫣红早就杀了,一直没有杀他的原因,一来是我不想暴露实力,二来也是为了把杜仲引过来,以黄岩为样本,看看杜仲到底能不能把人淘汰出剑区,如果能的话,用的是什么方法!”
  仇东生了然的点点头。
  “看出来了吗?”
  仇东生张口问道。
  “当然!”
  眼看逃出的距离已经足够远,马权当即停下脚步,扶了扶鼻梁骨上的眼镜,眸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精芒,张口道:“接下来,就是实行计划的时候了……”
  另一边。
  见到仇东生和马权逃离,杜仲只是稍微一疑,旋即立刻抱起紫嫣红。
  四目转望一眼。
  找到了一个无人的安全区域,当即就冲了进去。
  “这伤,说重也重,说不重也不重。”
  来到最佳治疗地点,把紫嫣红放到地上,杜仲苦笑一声,说道:“脏腑里面的伤势倒是无所谓,但是怎么会伤了哪个地方,那里面虽然大部分都是脂肪,但也有神经,而且挺不好治的……”
  苦笑间,杜仲的目光落在紫嫣红胸前那两座宛如小山一般,大而挺拔的人体器官上……
 
 
第一百五十九章 秘密被发现
  “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树林中,仇东生一脸莫名的望着马权,眉宇间流露着些许疑惑。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马权淡然一笑,张口道:“刚才我已经仔细的观察过了,杜仲把人淘汰出局的方法,就是攻击对方的膻中穴。”
  “膻中穴?”
  仇东生一凝。
  “没错。”
  马权肯定的点了点头,冷笑着张口道:“,出手速度又极快,但是他的速度,可逃不出我的双眼,我很肯定,他对黄岩出手的时候,打的就是黄岩的膻中穴!”
  “哦?”
  仇东生面色一喜,张口道:“那还等什么,直接找个人试试不就知道了?”
  “正有此意。”
  马权微笑着点点头。
  随后,俩人直接穿过树林,来到另外一边战场。
  “我去。”
  隐藏在树林边缘,望着林外战场上撕杀的武者,仇东生嘴角一勾,冷笑着说了一句,便是一闪身,直接冲了出去。
  “唰!”
  一来一回,不到十秒。
  当仇东生再次出现在马权身旁的时候,手中已然抓住了一个面色惊慌的青年。
  “仇,仇东生……”
  见到仇东生,青年立刻就瞪大了眼,脸色骇然。
  “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马权一脸温和的朝青年笑了笑,旋即转过头来,张口道:“开始吧!”
  仇东生点点头。
  “啪!”
  青年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大响声,随后身子一颤,一脸痛苦的低头看去。
  只见,仇东生捏手成掌,直接拍在青年的膻中穴上。
  “咦?”
  因为仇东生使用的力量并不算大的缘故,青年的疼痛并没有持续太久。
  正当他疑惑的抬眼时,却发现马权和仇东生,正一脸期待的盯着他。
  青年神色茫然。
  “恩?”
  突然,就在青年一脸茫然的不知道马权和仇东生究竟要对他做什么的时候,一股无比轻盈的感觉突然袭来。
  伴随着这股感觉的出现,青年的身体就仿佛气球一般,突然就漂浮了起来。
  “啊,啊……”
  感觉身体不受控制,青年立刻惊慌的大叫起来。
  “哈哈……”
  就在这时,马权和仇东生对视一眼,无比惊喜的同时大笑起来。
  在俩人的大笑声中,被当作实验品的青年,在那股不可抗力的拉扯下,无比惊慌的大叫着,被剑区排斥了出去。
  “果然可以!”
  直到青年消失,仇东生才无比惊喜的张口道:“现在,可没有必要怕他了。”
  马权笑着点点头,张口道:“我们掌握了淘汰人出局的方法,而且杜仲并不知道我们也掌握了,也就是说,这种手段才是我们最大的底牌。”
  仇东生附和着点点头。
  “如果只是单纯的要把杜仲淘汰出局的话,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本钱。”
  马权神色一转,从之前的淡然,变得有些阴森地说道:“不过,你我都不想让杜仲离开剑区,不但不能让他离开,而且要让他永远留下来,埋骨于此!”
  “没错!”
  仇东生也眯起了双眼,脸上流露出一死杀意。
  ……
  “咦?”
  剑区,另一座高耸的山峰上,一个惊诧的疑惑声,突然传开。
  只见,在那高峰顶端,安静的站着两道身影。
  当先之人,一身雪白,宛如天仙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