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首的凌一尘更是脸色无比难看的眯起双眼

- 编辑:admin -

为首的凌一尘更是脸色无比难看的眯起双眼

 
  杜仲顿时把双眼一眯,冷冷的盯着凌一尘,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即使一对七,杜仲也丝毫不惧。
  他之所以想撤退,是怕在争斗中把其他人引来,形成更大的围攻之势。
  既然跑不掉,杜仲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打了。
  最为重要的是,听到凌一尘的那句话以后,杜仲就不想跑了。
  凌一尘口中的他,究竟是谁?
  为什么“他”不但不取消杜仲
 
  包括凌一尘在内,七人都没有使用兵器。
  “他说不能取消你的资格,但也并没有说不能取你性命。”
  “受死吧!”
  出手的同时,凌一尘冷哼一声,便是全力尽出,朝着杜仲凶猛的攻了上去。
  见跑不了。
  凌一尘眯眼呢喃一声,流露出深思之色。
  少许,前去查看的老者回来。
  “怎么样?”
  见到只有一人回来,凌一尘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声。
  “六哥被排斥出去了。”
  名叫老七的老者苦笑一声,张口道:“无论怎么尝试,都没办法再进来,就像昨天一样,一碰到剑区的隔离罩,就会被震飞出去。”
  “什么?”
  周围几人纷纷震惊。
  “果然是这样!”
  凌一尘也在这个时候苦叹着摇了摇头。
  包括他在内,众人都没想到,杜仲竟然真的有那种能取消参赛资格的实力和手段。
  “大哥,老六回不来,就只有我们六个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一名老者问道。
  “只能那样了。”
  凌一尘沉思了一会儿,旋即无奈的点点头,张口道:“接下来碰到杜仲,都给我躲着走,能绕开就绕开,不能绕开也绝对不能与他发生冲突,我们的目标是帝一剑,从目前看来,他的目标应该是比武大会的第一名,咱们只要不发生冲突,什么都好说。”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同意。
  “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
  凌一尘咬了咬牙,张口道:“大不了,把秘密告诉他!”
  众人再次赞同。
  做好决定。
  凌一尘立刻带着五名裁判,朝与杜仲相反的方向行去。
  那儿,就是帝一剑所在的高山。
  “哗啦……”
  就在凌一尘等人走后。
  树林中,突然传来一阵枝叶摇晃的响声。
  突然,两道身影从一个茂密的树冠上跳了下来,望着杜仲离开的方向,两人同时紧眯起双眼。
  这俩人,赫然就是仇东生和马权!
  “看来,我们的计划得改变一下了。”
  马权习惯性的挪了挪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张口说道:“没想到,杜仲竟然能把人给送出去。”
  “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仇东生点点头,张口道:“不但能随意进出,还能直接把人淘汰出局,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手段,还真是叫人胆寒啊!”
  俩人对视一眼。
  马权从仇东生的眼里看到了惊骇,仇东生从马权眼里看到的,却是一片淡然。
  “胆寒还不至于。”
  马权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说道:“不过,小心行事也是有必要的,接下来咱们可得好好的计划一下,再强的对手,都有弱点!”
  仇东生点点头,看向马权的眼里,隐隐的流露出一丝凝重。
  虽然他现在跟马权是盟友。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察觉到,马权那种无论身处什么情况下都无比淡然的心绪,着实让人害怕。
  “看样子,这个计划是不需要我来参与讨论了?”
  仇东生张口问道。
  “自然。”
  马权微笑回道。
  “好。”
  仇东生也不多嘴,直接张口道:“既然计划还未落实,不如先帮我取得第一名如何?”
  “好啊。”
  马权笑着点点头。
  见状,仇东生也感谢般的点了点头。
  在仇东生心里,他始终都在防备着马权。
  虽然只相处了极短的时间,但仇东生却深深的感受到,马权完全就像是黑夜里的鬼魂,那种阴森,腹黑的程度,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跟这种人在一起,即便阴险如他,也不得不防。
  最重要的是,马权那始终不变的淡然笑脸,让他感觉很是不舒服。
  “走吧,打扫战场!”
  马权微笑着说了一句。
  随后,俩人同时飞身而出,在那些战斗激烈的人群中横冲直撞,不断的将人打伤,甚至是斩杀,同时也不断的收缴武斗徽章。
  为了保证最快的速度。
  俩人同时出手,一人负责一片区域。
  只不过,在抢夺徽章的时候,仇东生并没有察觉到,马权的速度竟是丝毫不比他慢,隐隐间甚至还快出一线。
  如果杜仲在此的话,必然能感觉到,马权的实力至少也在身化期。
  甚至,更强!
  “五十枚!”
  一涌洗劫之后,马权把一个装满徽章的蓝色的布袋仍到仇东生的手中,张口说道:“这边抢得差不多了,该换地方了。”
  “恩!”
  仇东生点点头,心中却暗自震惊。
  震惊于马权的抢夺速度比他还快,他还在抢夺最后几枚徽章的时候,马权就已经抱手站在一边等待着了。
  最关键的是,马权抢到的徽章数量,跟他抢到的完全一样。
  这个结果让仇东生很是震惊。
  虽然震惊,仇东生却并没有说出口来,而是在心中加重了对马权的防备。
  随后,俩人转移战场。
  直接饶到了森林的另一边。
  也就是与会场相对应的,帝一剑所在的大山背后。
  “唰唰。”
  俩人快速前行。
  刚冲出森林,就见到了一块更大的战场。
  这里的战斗更为激烈,也更为血腥。
  “恩?”
  停下脚步,马权突然就笑了起来。
  “有意思!”
  仇东生也笑了。
  在俩人眼前,有两个人正在对视着。
  其中一人,正是马权近年来一直跟随的西宁省首领,黄岩。
  此刻,黄岩正面带冷笑的望着前方,那一道火红的身影。
  身穿一套血红色的长裙,化着浓浓的红唇妆。
  傲人的身材,在大红色的搭配下,显得异常的诱人。
  此人,正是紫嫣红。
  仇东生和马权一现身,黄岩和紫嫣红就齐齐转头。
  见到俩人,黄岩脸上的冷笑,顿时更甚。
  紫嫣红的脸色,却是瞬间大变。
  没有丝毫犹豫。
  黄岩、仇东生、马权三人,直接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把紫嫣红给围了起来。
  “不好!”
  紫嫣红心中暗道一声,面色一边,鄙夷的望着三人,张口道:“三位成名已经久的人物,竟是要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吗?”
  “弱女子?”
  黄岩立刻接口,大笑道:“你也算是弱女子的话,这世上就没有女强人了,况且这里是剑区,大仇此时不报,何时报?”
  闻言,紫嫣红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看样子,无论如何,这三个家伙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以一敌三?
  紫嫣红自认没那个本事。
  黄岩和马权还行,仇东生却并不是她能对付的。
  一旦动起手来,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心念所及,紫嫣红面色凝重的转望三人一眼。
  刚看到马权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喜,指着马权身后喊道:“杜仲……”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这伤,说重也不重
  “恩?”
  紫嫣红的话声一落,仇东生和黄岩几乎同时转头,朝着马权的身后看去。
  “嘿!”
  然而,与紫嫣红对视的马权,却是淡然轻笑一声,头都不回,目光依旧落在紫嫣红的身上。
  “逃!”
  见状,紫嫣红心头一动,立刻抽身飞退。
  杜仲并没有来。
  她之所以喊杜仲的名字,就是为了短暂的吸引三人的注意力,然后趁机逃跑,只要让她逃出三人的攻击范围,她就有绝对的自信,可以逃出三人的魔掌。
  只可惜,她的这个调虎离山之计只骗到了仇东生和黄岩俩人。
  不过,只骗到俩人也足够了。
  在紫嫣红的眼里,马权一直是一个头脑非常之聪明的人,这种把戏骗不到他也是很正常的事。
  三人中,只要能骗到仇东生,就足够了。
  “唰。”
  心想的同时,紫嫣红快暴掠而出。
  “哼!”
  然而,身形刚动,马权的冷哼声就传了过来。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近在咫尺的破风声。
  紫嫣红还没反应过来,马权便是如同闪电一般,一个闪烁之下,就独在了她的身前。
  “红姐,这种小把戏也拿来骗我?”
  马权微笑着,望着紫嫣红,话声轻淡,脸上没有丝毫怒意。
  另一边。
  后知后觉的仇东生跟黄岩,立刻就围了上来,面色阴沉的盯着紫嫣红,感觉像是被羞辱了一般。
  “你……”
  望着马权,紫嫣红心中暗暗震惊。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
  马权竟然也是一个高手。
  实力,不在她之下。
  这个发现,让紫嫣红极为震惊。
  从认识马权的那一天开始,紫嫣红就仔细的调查过这个人,结果发现这个人就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脑力精英。
  虽然有点实力,但也并不算强。
  一直以来,马权的实力,都跟其他普通的武者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点点的提高,可是无论如何提升,也始终达不到强者的水准。
  可如今,马权就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实力突然就爆涨到了如此程度。
  这让紫嫣红有些措手不及。
  心中对马权也生出了一丝骇然之意。
  这个头脑如此强大的家伙,再配上他如今的实力,那会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如果,这些年来马权一直都在隐藏实力,就在等今天爆发的话。
  那就实在太可怕了!
  “受死!”
  又被紫嫣红耍了一次,黄岩当即大怒。
  伴随着暴喝声的传开,黄岩当先出手,无比狠辣的攻向紫嫣红。
  与此同时,仇东生和马权对视一眼,也同时出手。
  三人夹攻紫嫣红。
  出手,无比的刚猛狠毒,招招致命!
  在三人的围攻下。
  紫嫣红很快的就落入了下风。
  毕竟,对方三人中有着仇东生和马权这等高手存在,紫嫣红就算有着前十的实力,也根本没办法抵挡。
  高手之战,一旦落入下风,就完了。
  在三人凶猛的进攻下,紫嫣红逐渐不支!
  情势越加的危急起来。
  就在紫嫣红被三人围攻的时候,杜仲正飞身于一片激斗的战场中,快速出手将两个陷入幻境,近乎疯狂血拼的武者,直接击昏过去。
  然后,夺取徽章,然后直接击散俩人身上的能量。
  被剑区排斥的情况下,护送俩人出去。
  人安全送到,杜仲继续转身救人。
  在寻找伤者和发狂者的同时,杜仲一路朝着大山奔去。
  哪里有帝一剑。
  也是整个剑区内,争夺最为凶猛,战斗最的参赛资格,反而还在凌一尘的手里,把杜仲的参赛资格给保住了?
  会是设置这个局的人吗?
  疑惑的同时,杜仲快速出手。
  在七人的围攻下,不断的闪避进攻。
  “好机会。”
  稍许,不断闪避的杜仲,突然停了下来,不顾从四面八方攻来的拳头,一双眼睛就这么冷冷的盯着正前方的一名裁判老者,嘴角勾出一丝冷笑的同时,右手猛的捏掌成拳,一股劲气从体内爆涌而出。
  伴随着劲气的爆发,杜仲身形不动。
  拳头,就那么平淡无奇的,直勾勾的往前一伸。
  “砰!”
  一声脆响。
  杜仲的拳头无比快速的在对方身上一砸,然后快速收回拳头,身形一闪就抽身退出数米。
  刹那间,就躲开其他六人攻击。
  稳步落定在了一个安全的位置,瞥了一眼那名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在惊叫声中被剑区能量排斥出去的裁判。
  随后,面带轻笑的看向其余六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这个人,秘密太多
  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就把凌一尘等人吓傻了。
  没等六人反应过来,被杜仲震散能量的那名裁判团老者,就惊慌的大叫着,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惊骇间,六人对视一眼,立刻停手。
  只是远远的看着杜仲,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眼中泛着寒芒,死死的盯着杜仲。
  “你也看到了。”
  杜仲淡然张口,说道:“我不但有着可以随意出入剑区的能力,也有着取消任何人参赛资格的能力。”
  闻言,凌一尘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若是在外面,杜仲这种能力,完全就是鸡肋。
  但是,这里是剑区。
  在剑区里拥有这种能力,就代表杜仲有着绝对的主宰资格。
  当然,这种主宰的资格也是建立在杜仲势力强劲的基础上,在强大实力的衬托下,就算被众人围攻,杜仲至少也能把一大半的人给拖下水。
  好不容易才进入剑区,才拥有了争夺帝一剑的资格。
  谁又愿意轻易离开?
  这,就是杜仲的资本。
  让凌一尘不敢继续动他的资本。
  “再继续跟我斗下去,吃亏的一定会是你们。”
  见到凌一尘的脸色,杜仲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恩?”
  凌一尘一愣,紧皱这眉头看向杜仲,似乎是想看穿杜仲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可无论他怎么看,杜仲却始终保持着淡然的神情,没有流露出丝毫可以窥视的情绪来。
  “什么交易?”
  稍许,凌一尘张口问道。
  “很简单。”
  杜仲微微一笑,说道:“把这个局是谁设的,目的是什么告诉我。”
  “呵……”
  闻言,凌一尘突然就笑了起来,张口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就凭我可以把你送出去,这一条够吗?”
  杜仲神色淡然,望着凌一尘道:“如果这一条不够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不参与帝一剑的争夺,如何?”
  “哈哈……”
  凌一尘笑得更大声了,大笑间冷声道:“真是可笑,你以为你想抢帝一剑,就能抢得到吗?”
  “哦?”
  杜仲面色一转,了然的点点头,张口道:“我要的答案你已经告诉我了,这剑区果然是一个局。”
  说罢,摇头轻笑一声,直接转身迈步离去。
  “追!”
  就在杜仲转身离开的时候,凌一尘身边的一名裁判老者突然出声,做势就要追上去。
  “停下!”
  凌一尘立刻暴喝。
  将身旁的五人制止了下来。
  “你们想死吗?”
  望着五人,凌一尘冷哼一声,张口道:“我们进来的目的是为了帝一剑,杜仲的仇日后自有机会去报,现在都给我管好自己的脚。”
  “他既然敢徒步离开,就不怕我们围攻,懂吗?”
  闻言,五人立刻停了下来。
  一想到杜仲那种可以轻易把人淘汰出局的手段,众人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颤,不敢再追上去。
  “老七,你马上回去查看一下老六的情况,我们在这里等你。”
  杜仲一走,凌一尘立刻吩咐道。
  “是。”
  其身后,一名老者立刻动身。
  “如果他真的有这个手段,之后可就得绕着他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