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家受到的惊吓和伤害

- 编辑:admin -

对于大家受到的惊吓和伤害

敢去追。”
  “恩。”
  杜仲深吸了一口气,浑身颤抖着强忍下内心的怒火。
  “唰唰唰……”
  这时,宁江、潘雄、大李子、紫嫣红、崇阳老头和凌家三兄弟,纷纷赶到。
  弄清楚了事情之后,众人都如同杜仲一般,勃然大怒。
  “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杜仲冷哼一声,旋即看着几人说道:“先救人。”
  众人立刻点头。
  旋即,所有人一齐动身。
  飞向工地。
  不断的从坍塌的房子里,一个个的把被埋的人给挖出来。
  随着行动的深入。
  几人很快的就把边缘出的民工都给救了出来,然后齐聚在一起,合力将那坍塌的大楼举了起来,直接仍到了一旁的空地上。
  然后快速的救出被砸进地下的民工。
  杜仲几人的出现,非常快速的清理了现场,把所有人都从危险的境地中救了出来。
  那些没受伤的民工,看到几人出现的时候,更是无比的震惊。
  他们只是普通的民工。
  那里见过这种场面?
  这些人,竟然就这么飞过来飞过去的,而且搬那巨大的破损墙体,就像是仍石头一样那么简单。
  没受伤的民工们都呆住了。
  杜仲等人,却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事情。
  目前,救人为重。
  半小时候后。
  在几人的合力下,所有的伤者都被救了出来。
  虽然大部分人都受了重伤,但也好在没有人死亡。
  躺着伤者的场地上。
  鲜血汇聚涌流。
  任何一名伤者的身上,都在流淌着鲜血。
  那画面,看上去就让人心寒。
  “你们帮忙看着伤者,我要布阵救人。”
  杜仲来不及多想,通知了其他人一声之后,立刻叫上方庆山,快速的搬来了一大堆能量石。
  “储灵阵!”
  杜仲脑中,立刻出现了一个阵法。
  储灵阵。
  顾名思义,是一种能够储存灵能的阵法。
  灵能是天地能量中的一种。
  跟漠北瘟疫,杜仲跟伏棋大战时候所依仗的清气又着异曲同工之妙。
  清气是一种能够在能量的吸引下,为人体进行治疗的特殊能量,而灵能则是一种不需要能量吸引,也能对人体造成一些治疗效果的能量。
  只不过,这种能量并不能自行救人。
  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能帮人维持生命,在短时间内,保证人的意识清明。
  在这种情况下。
  储灵阵,无疑是最好的一个阵法。
  “没想到,本以为无用的阵法,竟然在这个时候用上了。”
  杜仲一边呢喃着,一边飞速的布阵。
  因为储灵阵的效果并不特殊,也不强烈的缘故,阵法的等
 
  “老二!”
  凌大沉声一喊,制止凌老二的同时,深深的吸了口气,突然就朝着杜仲鞠了一躬,张口道:“我求你,把莲花果交给我,我
  感受到杜仲身上传出的杀意,方庆山咬了咬牙,张口道:“我赶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他们逃跑,那时候大楼正在倒塌,我不
  “已经派人去找了。”
  方庆山应了一声。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就能清楚的感觉到杜仲的怒火,所以是一刻也不敢耽搁,趁着杜仲救人的时候,就立刻让紫嫣红领来的那三十人,到处去打听消息去了。
  “恩。”
  杜仲点点头。
  即便事情已经圆满的解决了,但是他心里对那群人的怒意,却丝毫未减。
  那些人,不但视人命如草芥,还弄塌了他的一栋大楼。
  要知道,每个伤者赔偿20万,全部伤者加起了,那就是几百近千万的赔偿费啊。
  这些钱,莫名其妙的就没了。
  杜仲怎能不怒?
  最关键的是。
  经过那群人,这么一闹。
  以后这莲花山,还不成了游乐场了?
  难不成,还让他们每天来一次?
  每天弄塌一栋楼,每天弄伤一些人?
  有一必有二。
  如果这次姑息的话,下一次就会来得更猛烈,事态发展也会越来越严重。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一栋楼那么简单了。
  从这些武者丧心病狂的贪欲来看,别说是工地,整个莲花山上的建筑,恐怕都得被他们翻个底朝天。
  这种情况,杜仲是不愿看到的。
  绝对不能让它发生!
  “大师,大师……”
  就在几人探讨议论着,要怎么警戒和防备的时候,一个人突然从前山,快步的跑了过来,一边跑着还一边大喊。
  “恩?”
  方庆山猛的转过头。
  来人,正是那三十人之一。
  因为平日里,方庆山有机会就会教导他们两手的缘故,这群人才会一直管方庆山叫大师。
  毕竟,方庆山的实力摆在那里。
  “找到了?”
  见到来人,方庆山面色一沉,朝杜仲看了一眼。
  闻言,杜仲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寒芒。
  “大师。”
  来到进前,那人又喊了一声,旋即满目敬意的朝所有人看了一眼,最终把目光落定在杜仲的身上,张口喊道:“杜哥!”
  “恩。”
  杜仲点点头,张口问道:“有什么线索?”
  “我找到那些人了。”
  青年立刻张口回应,说道:“我在山下的一处宾馆里,发现了一群武者,其中有三人跟大师形容的样子很像,而且他们都穿着夜行衣。”
  “那一家宾馆?”
  杜仲继续追问。
  “小太阳宾馆。”
  青年张口应了一声,旋既补充道:“就在距离山脚一公里外的那个村子里。”
  “好。”
  杜仲双眼一眯。
  转头看着方庆山等人,张口道:“你们看好莲花山,任何人敢踏入一步,立刻动手,不要留情!”
  “是。”
  方庆山立刻应是。
  “会不会有些不妥?”
  潘雄皱着眉头,说道:“如果真动起手来的话,恐怕就得和这些人开战了。”
  “既然他们已经做到了这种程度,在客气也没什么意思。”
  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冷声道:“他们想战,那便战!”
  “好。”
  崇阳老头点头张口。
  “谁敢上山来闹事,我凌老二第一个不放过他。”
  凌家三兄弟也点头。
  紫嫣红、宁江、大李子等人,也都纷纷同意杜仲的决定。
  “你把叫出去的人,全部招回来,以免在山下出了意外。”
  杜仲又叮嘱方庆山。
  “好,我这就去办。”
  方庆山点头答应。
  旋即,杜仲身形一动,便是暴掠而出。
  众人都知道。
  杜仲这是要下山了。
  那些没有武德的家伙,是该受点罪。
  很快的。
  在火力全开的速度下,杜仲来到了一个村子里。
  刚一进村口。
  杜仲就感觉到,这个原本冷冷清清的村子,居然是比平日里热闹了好几倍。
  甚至走在路上,杜仲就能感觉到许多武者的气息。
  “看样子,瞄准莲花山的人还真不少啊!”
  暗自呢喃着冷哼一声,杜仲远远的望着那个,摆着灯箱作为招牌的“小太阳宾馆”,心中暗道:“正好,借机敲打一下那些有企图的家伙。”
  说话间,来到宾馆门口。
  “开房吗?”
  宾馆里,老板一脸笑意的迎到杜仲身边,张口道:“要开房可得趁早,今天可只有两间房了,再晚点就开不到了。”
  “你这宾馆里住着多少人?”
  杜仲张口问道。
  “不多。”
  宾馆老板一愣,张口道:“就五个房间,开出去了四个,一共住了八个人。”
  “都是一起的吗?”
  杜仲追问。
  “看样子是。”
  老板一脸疑惑的望着杜仲,问道:“你是来开房的,还是来查户口的啊?”
  “我来买楼的!”
  杜仲嘴角一勾,张口道:“我看你这宾馆周围都是空地,没有邻居,是个好地方,这栋楼我买了,按照城区的价格给你,但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
  “啊?真的?”
  老板面色一变,旋即转惊为喜。
  这偏远的小山村,卖出了城区的价格?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落到他头上了?
  “真的!这八个人是一起的?”
  杜仲一边拿出手机准备转账,一边出声问道。
  “是一起的。”
  老板肯定的点点头,说道:“一起来开的房,出去的时候也是一起的。”
  “他们都穿什么衣服?”
  杜仲继续问。
  “都是黑色的衣服,看起来也怪神秘的。”
  老板想了想,回答道。
  “好了!”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钱已经转到你卡上了,你马上离开,越远越好。”
  老板有些不相信杜仲的话,立刻打电话查询。
  一查,果然发现银行卡上多出了百多万。
  当即就连连点头,一脸大笑的叫上妻子和孩子,什么东西都不要,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八个人!”
  杜仲冷哼一声。
  在一楼转了一圈。
  找准了位置之后。
  双拳猛的一捏。
  “宵小之辈,给我滚出来!”
  伴随着暴喝声的传开,杜仲双拳一动。
  巨大的能量流,轰然爆发。
  将得一楼那四面的墙壁,以及支撑房子的所有柱子,一拳轰得粉碎。
  “砰!”
  巨大的脆响声起。
  四层的楼房,猛的一落,在能量流的轰然席卷下,骤然垮塌下来。
  “轰隆……”
  楼房垮塌的声响,瞬间传遍整个村子。
  许多人从四面八方围聚上来,看热闹。
  其中,除了本村的村民之外,还有许多武者存在。
  “他妈的,谁他姥姥的活得不耐烦了?”
  “奶奶的,差点砸到老子的脑袋。”
  “那个傻逼,敢打爷爷的主意?”
  ……
  就在众人围聚观望的时候,一阵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垮塌的楼房中传了出来。
  伴随着声音的传开。
  八个身穿黑衣的武者,满脸怒火的从楼房的废墟中走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杜仲。
  其中几人的脸上,甚至流露着残忍之色。级也比较低,只是一个简单的中级阵法。
  而且是中级阵法中最简单的一个。
  有了足够的能量石。
  杜仲很快的,就把储灵阵布置了起来。
  “阵法·启!”
  找准阵心,杜仲立刻激活阵法。
  随着阵法的运转,一股莫名的吸引力骤然爆发,将得天地能量中的灵能,全部吸引到阵中。
  这些灵能一入阵,便是立刻冲向那些受伤的人。
  仿佛长了眼睛似的。
  最先受到灵能守护的,赫然就是那些伤得最重的人。
  “你们几个,注意周围的情况,再有人来,杀无赦!”
  布好阵,杜仲立刻高喊。
  “好。”
  方庆山等人,立刻警戒起来。
  如此血腥,堪比屠杀的场面,早就让他们心中爆怒。
  毫无疑问,就算杜仲不这么说,在这个时候还有人冲进来的话,他们也一定会像杜仲所说的那么做。
  杀!
  无赦!
  “唰!”
  话声一落,杜仲立刻飞身冲进人群。
  望着那些腿脚被砸得血肉淋漓,鲜血把身体染得通红的重伤者,心头一动,立刻出手,点击穴道来帮这些人止血。
  与此同时,调动精神力,不断的吸收天地间的能量。
  他知道,要救这么多人,他的能量完全不够用。
  所以,必须提前储备。
  在杜仲那飞速移动的身型下,所有人都被止住了血,惨叫声哭喊声已久不绝于耳,但见到杜仲的手法管用,众人也没有了之前那么惊慌。
  止完血,杜仲立刻开始救人。
  但是治的都是致命伤。
  一边吸收着能量,一边治疗病人。
  天地能量,源源不断的涌入杜仲体内,又从杜仲体内灌注到病人的体内。
  即便加上灵能的辅助,杜仲也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
  第二天清晨。
  帮最后一个人,把致命的伤势救好,杜仲才松了口气。
  他没有把所有人都全部治疗痊愈。
  一来,因为能量不够用,二来他不想把自己塑造得像是神一样,如此大的灾难,一夜间全部伤者都痊愈,这事必然是要传出去的,一传出去可就麻烦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好好的大楼,怎么突然就倒了啊?”
  “就是啊,这也太奇怪了。”
  “还好没有人遇难。”
  “虽然大家都好了,可这也多亏了莲花山的老板啊,不过他的表现,也太吓人了,不但会飞,而且力量还出奇的大,最后还把人都从阎王殿给救回来了。”
  “是啊是啊,这也太神奇了。”
  “要是没有杜董事长,指不定得死多少人呢。”
  “这下可怎么办,杜董事长会不会说我们建的是豆腐渣工程。”
  “我们明明都扎扎实实的建了,怎么可能是豆腐渣工程,如果这鬼地方,再这样突然倒塌的话,指不定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呢,要是没个说法,我克不敢再继续干下去了。”
  “是啊,太吓人了,这也……”
  众人纷纷议论。
  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救了一夜的人,正盘坐在地上恢复的杜仲身上。
  似乎是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声。
  杜仲突然就睁开了眼。
  然后站起身来。
  扫了大家一眼。
  张口道:“我知道大家很疑惑,但是我只能告诉大家,昨天晚上有一群不法份子跑到工地上闹事,我们事先没有发现,是我们的失职,就是这些不法份子,想方设法的把大楼给推倒,对大家造成了伤害。”
  闻言,众人这才明白过来。
  纷纷指责那些“不法份子”!
  “虽然大家的主要伤势都被治好了,在接下来两三天的时间里,就会彻底的痊愈过来,但是因为监守失职的缘故,我诚恳的向大家道歉。”
  说到这里,杜仲弯腰朝着众人鞠了一躬,旋即又开口道:“,我会对这次事件做出应有的赔偿,所有受伤者,每人将得到二十万元的赔偿!”
  此话一出,受伤的民工,先是一愣。
  旋即却像是中了彩票一般,激动得欢欣鼓舞起来。
 
 
第八十九章 都给我滚出来!
  见得众人欢喜的模样,杜仲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
  杜仲转过身,走向方庆山等人。
  “这些人实在太过分了,简直视人命如草芥!”
  从方庆山口中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崇阳老头顿时就怒了起来。
  “莲花果啊!”
  紫嫣红无奈的摇着头,说道:“利欲熏心,人的本性,实在太自私了。”
  “身为武者,非但没有武德,还如此的不把人命放在眼里,这些人根本不配做武者。”
  宁江也是恨恨的捏起了拳头。
  带着脑瘫儿子的那十年,宁江就已经承受过亲情之苦。
  心中自然也能明白,这些人若是被砸死,或者砸成残废,他们这一辈子会有多痛苦,他们的亲人又会多痛苦。
  这种痛,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得到的。
  好在,杜仲把所有人都给救了。
  至少,没有让人死去,也没有让人落下一辈子的病根,或者成为残疾。
  望向杜仲,宁江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信服之色。
  从这一刻开始,他真的臣服了。
  臣服杜仲,并非因为杜仲的武力或者是财力,而是因为杜仲那一份武德,那一颗能够体恤,并且普渡天下苍生的心。
  “怎么样?”
  走到几人身边,杜仲望着方庆山,张口问道:“有那些人的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