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让你放消息出去说莲花果还有三天

 
  就在这时,一直闭目凝神的凌三,突然睁开眼来,立刻就朝着杜仲磕头道谢。
 
 
第八十七章 学校被拆!
  微笑着点点头。
  见凌三已经醒来,脸色也恢复了红润,杜仲这才双目一闭,开始盘腿恢复,进入到假寐状态。
  精神力,并非能量。
  杜仲没有办法去刻意的恢复,只能安安稳稳的好好休息,损耗掉的精神力,才会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
  见杜仲开始恢复,众人也不敢出声打扰。
  就这么一直等着。
  到了晚上八点。
  杜仲才完全恢复过来,缓缓的睁开双眼。
  “恩公醒了!”
  杜仲刚醒,凌三就立刻高喊。
  所有人立刻围了上来。
  “恩公救了三弟的命,我们无以为报,请受我们兄弟一拜。”
  凌家三兄弟,来到杜仲身前,立刻就跪倒了下去。
  这一次,杜仲没有阻止。
  因为他知道,他不接受这一拜,倒会让凌家三兄弟为难。
  拜谢杜仲的同时,三人也非常的激动。
  “醒来就好!”
  这时,木老走上前来。
  “师父。”
  杜仲起身喊道。
  “恩。”
  木老点点头,张口道:“这次的事情,是莲花山的一大劫难,需要为师帮忙吗?”
  “恩……”
  杜仲沉吟了一下,旋即张口道:“要是遇到实在太厉害的高手,还得请师父出手帮忙,至于其他的就不需要了。”
  这一次,杜仲心里也一直在打鼓。
  莲花果所能引起的灾难,是不可想像的。
  杜仲也不知道,到时候莲花山上会出现多么恐怖的强者。
  一旦出现周乙乾那个级别的强者的话,杜仲也只能寻求木老的帮助了,否则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莲花山灭亡。
  “恩!”真的
  “恩公,这是?”
  凌老大张口问道。
  这才停手。
  停手的同时,杜仲转头一看。
  只见,凌大和凌二双目圆瞪的望着周遭。
  那满满三卡车的能量石,被杜仲把能量吸收一空之后,竟是全部化成了白色的粉末,堆在空旷的场地上。
  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堆堆盐巴似的。
  人救好了。
  杜仲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抬手擦掉满头的大汉,感受着脑袋中那股消耗过大而引起的疼痛感,嘴角却是勾勒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多谢恩公!”花山大乱之前,探询到君儿被关押的地方,否则这一切的努力就白废了。”
  “可是,莲花山现在正是警戒之时,要怎么样才能探询到君儿被关在哪?”
  周玉柏脸色犯愁。
  “这还不简单?”
  周乙乾冷笑一声,张口道:“下一步,我要你再散布一条消息出去,就说莲花果被杜仲移植到了一个常人寻找不到的地方,至于那个地方的位置,就他莲花山的房子下面!”
  闻言,周玉柏眼眸中,顿时爆发出一丝精芒。
  没错。
  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一定会有人上莲花山去寻找,因为消息直指房子下面的缘故,那些人肯定会对莲花山上的房屋动手。
  到时候,房屋一毁,周辰君被关押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暴露出来。
  再者。
  此消息一出,武林人士必然会骚动起来,在一番又一番的引诱之下,必然会对莲花山大举侵犯。
  这一计,既能帮助他们寻找到周辰君,还能引发莲花山的祸端。
  真可谓,一箭双雕啊!
  很快的。
  周玉柏就按照周乙乾的要求,把这条消息散布了出去。
  消息一出。
  刚刚才平静下来一点点的江湖,顿时又热闹了起来。
  众人纷纷议论。
  “难怪有不少人到莲花山上去搜寻,都一直搜不到。”
  “是啊,这个杜仲也太阴险了,竟然把莲花果藏到了房子的下面,难怪莲花山上要盖那么多的房子,这分明就是欲盖弥彰啊!”
  “这一次可有好戏看了,之前不想跟莲花山结仇怨的人,都没想过要动莲花山的一草一木,更别说是房子了,可现在,他们是不动也不行了。”
  “这下,可把火点着了。”
  “接下来,战争怕是要被引爆了。”
  ……
  “不好了!”
  另一边,紫嫣红匆匆忙忙的跑进杜仲的办公室,张口道:“又有新消息。”
  “什么消息?”
  杜仲张口问道。
  “有人在散布消息,说在山上找不到莲花果的原因,是因为你把莲花果藏到房子下面了。”
  紫嫣红一脸凝重的张口道。
  “什么?”
  杜仲牙关一咬,脸色无比的阴沉。
  他知道,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有人要真正的对莲花山动手了。
  种植基地里的房子,拆了也就拆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如果这些人把新建的学校和古武堂当成目标的话,这五十亿的工程,恐怕会被毁灭怠尽啊。
  先不说他再拿出这么多钱重头再建!
  最重要是的时间不等人!
  他对上周家,输赢生死未定,他要在对上周家圣女之前将所有事情做好,否则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立刻通知下去。”
  面色阴沉的捏了捏拳,杜仲张口道:“让所有人严加监视,绝对不能出什么乱子。”
  “我这就去通知。”
  紫嫣红点点头,快速转身离开了。
  杜仲却是恨恨的咬起了牙。
  散布消息的人,肯定是周玉柏父子。
  他们,这是要动莲花山的根基啊。
  杜仲怎么能忍?
  可是,就算忍不了,杜仲又能怎样呢?
  现在出去解释,只能是越闹越乱。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以不变应万变。
  真的到了最后关头。
  这个仇!
  一定要向周家父子,百倍的讨回来!
  在众人的警惕下,莲花山平静了不少。
  可就在当天晚上。
  趁着众人熟睡的时候,一群穿着黑衣的武者,悄然从后山,摸到了建筑工地上,四处的开始翻找起来。
  “没有啊!”
  “这边也没有。”
  “不对啊,消息明明说是在房子下面。”
  一个个议论声,在黑暗中传开。
  “咦,下面?”
  一人突然张口。
  “难道,指的是房子下面还有隐藏的空间不成?”
  “大家一起找,既然有空间,就一定会有入口。”
  “没错,我觉得这一栋楼就很像,从这里找起吧。”
  话声落。
  一群人顿时快速的掠了出去。
  在整个建筑群中,四处的翻找了起来。
  “没有发现任何通往地下的入口。”
  良久后,一群人又围聚在了一起。
  “我想,会不会有机关,或者通往地下的入口,就在墙上?”
  一人提议道。
  “很有可能!”
  “这个杜仲,如此阴险,说不定还真会干出这种事来。”
  “既然如此,砸门就把墙打倒,我就不信找不出来。”
  “好,动手!”
  一群人快速的飞奔向一栋大楼,对视一眼之后,齐齐出手。
  “砰砰砰……”
  清脆的撞击声传开。
  在这些人动用武力的劈打下,高楼第一层的墙壁上,被打出一个个巨大的孔洞来。
  就连其中的钢筋都被打得粉碎。
  有几人,甚至对着顶梁柱出手。
  伴随着顶梁柱的断裂。
  “咔咔咔嚓……”
  一阵脆响声突然传来。
  “不好,楼要倒了,快撤!”
  打断顶梁柱的人,惊叫一声,立刻飞掠了出去。
  而随着这些人的逃跑,那高高的大楼,猛的一沉,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而后楼体一歪。
  朝着一间民工宿舍压了下去。
 
 
第八十八章 勃然大怒!
  “轰隆……”
  足足建起四层的高楼,在嘎吱声中,不断的倾斜着,轰然砸落。
  整体的圆柱型楼层。
  如同一根势要裂地的棍子一般,一倒而下。
  “哗啦啦……”
  大楼下方。
  仅有一层的,临时搭建起来的民工宿舍,瞬间被砸得粉碎。
  无数民工,从其中惊骇的狂奔而出。
  与此同时,一道道正奔跑在路上的人影,竟是被那大楼,砸得横飞了出去。
  还有一些反应不及,甚至因为太过劳累而在熟睡的民工,都被压到了地下,地面各处,鲜血如同溪流一般,涌流而出。
  哭喊声,惊恐的大叫声,传遍工地。
  一些侥幸逃离的人,更是浑身颤抖着,相拥而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工地上,无数民工惶恐的哭喊大问。
  这是他们做过的,质量最硬的大楼。
  在建造大楼的时候,连一丝都不敢马虎。
  这么结实的大楼,就算是六级乃至七级的地震,也不至于会震倒,怎么突然就倒了?
  不声不响的?
  若是来不及反应,民工宿舍里的所有人,恐怕都会被砸成肉泥吧?
  所有人都心惊胆战。
  而与此同时。
  大楼倒地,带起的巨大震动,以及那轰鸣天际的巨响,将得正在熟睡的杜仲,震得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不好。”
  刚一睁眼,杜仲连想都来不及想,立刻就从床上暴掠而出,如同流星一般,飞也似的冲向工地。
  “怎么回事?”
  来到工地,杜仲直接冲到方庆山身边。
  因为莲花山的安保工作,都是由方庆山负责,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是第一个知道的缘故,杜仲立刻张口询问。
  “对不起,老板。”
  方庆山无比自责的看着那凄惨场面,张口道:“出事的时候,我正在铁皮石斛的种植区巡逻,等我赶过来的时候,只见到一群黑衣武者,是他们把大楼弄倒的。”
  闻言,杜仲勃然大怒。
  脸色瞬间爆怒得胀红起来,双手更是死死的捏成了拳头,就连指甲都是插入到了掌心里。
  “那群武者呢?”
  咬着牙,杜仲语气无比森冷,一股极端恐怖的杀气,自其体内爆涌而出。
  在得知道,有人散布莲花果被藏在莲花山房子下面的消息的时候,杜仲就知道总有一天会发生这种事。
  大楼倒塌,他忍了。
  他不能忍的是,这些武者,都他妈的脑残,是傻子吗?
  为什么别的大楼不选,偏偏要选这一栋?
  为什么其他方向不选,偏偏要让大楼,倒向民工宿舍。
  这不是寻宝。
  这是草菅人命!
  民工的命,在他们眼里,就如此的不值钱吗?
  心中的怒火,如同地底的岩浆一般,不断的涌动升高着。
  “跑了。”
  木老点点头,张口道:“放心吧,厉害的我会自动帮你处理掉。”
  “多谢师父。”
  杜仲立刻行礼感谢。
  “记住。”
  木老微微一笑,张口道:“每一次劫难,都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成长,经受了劫难就一定要把应该得到的成长得到。”
  “是。”
  杜仲点点头。
  “恩公。”
  这时,凌三走上前来,张口道:“我们兄弟也是听说,莲花果在莲花山上所以才会赶来救急,既然莲花山上没有莲花果,那么放出这条消息的人,就一直是想针对莲花山,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外传莲花果成熟之日,莲花山上必然会有大难。”
  “是这样。”
  杜仲点点头。
  “我们兄弟商议过了。”
  凌大走上前来,张口道:“我们准备留在莲花山。”
  “恩?”
  杜仲一怔。
  “没错。”
  凌老二豪迈的张口说了一声,补充道:“恩公有难,我凌老二怎能做那贪生怕死的小鬼,无论如何这莲花山我是不走了,谁敢动我恩公,我就跟他拼命!”
  闻言,木老笑了。
  杜仲也打心底里高兴了起来。
  这样一来,莲花山上又多出了三个假神期的高手。
  这可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啊。
  莲花山又得到了一层保护膜。
  杜仲怎能不高兴?
  ……
  另一边。
  一个有着落地窗的豪华房间里。
  “这都六天时间过去了,怎么也没听到莲花山上闹出什么动静来?”
  周乙乾坐在沙发上,面带疑惑的呢喃着。
  “爸,距离莲花果成熟还有9天时间,现在没有动静,也不奇怪。”
  周玉柏张口道。
  “哼!”
  周乙乾冷哼一声,张口道:“你懂什么?”
  周玉柏一窒。
  “你知道,、还有五天成熟?”
  周乙乾问道。
  “我……不知道。”
  周玉柏苦笑一声。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要是有君儿一半的脑子,我也不用花这么大的代价,跟木仁峰师徒俩斗法!”
  周乙乾摇了摇头,张口道:“我之所以让你把莲花果成熟的时间是十五天的消息传出去,就是为了给莲花山压力。”
  “哦!”
  周玉柏恍然大悟。
  “天地下,何人不贪,更何况是十三地宝中排名第四的莲花果?”
  周乙乾冷笑一声,补充道:“时间是十五天,莲花山就是因为压力而开始戒备,他们这一戒备,在有心人眼里,就会变成隐藏,与此同时也会有不少贪欲过于旺盛的人,直接冲进莲花山去搜索,在莲花山上闹事,而随着压力越大,闹事的人越多,莲花山上的戒备也会逐渐的松软,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
  “父亲果然高明!”
  周玉柏立刻拍起马屁来。
  “莲花山越是戒备,怀疑的人就会越多,冲突也会越大。”
  周乙乾冷冷的笑着,张口道:“到时候,我们就能趁机进入其中,救走君儿。”
  “没错。”
  周玉柏眼前一亮。
  “可是,这几天莲花山上却没有一点消息传来,我们现在连君儿被关押在那里都还不知道。”
  周乙乾眉头一凝,张口道:“无论如何,一定要在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