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机到现在也没开机不知道昨天晚上的情况怎

 “走,喝到天亮再说。”苏锐拉起秦冉龙的手,基情满满的走出分局大门。
 
    两个人也并没有战斗到天亮,只不过到了凌晨三四点就各自回去了,反正秦冉龙下周还要再来宁海,再聚也不迟。
 
    苏锐回到酒店之后,简单的洗了个澡,便迅速进入了深度睡眠。
 
    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保持深度睡眠两个小时,所能达到的效果就相当于普通人睡上七八个小时的。
 
    不过可不能每天都这样,否则的话各个脏器都会提前衰老。
 
    六点钟醒来,完成了每天的例行力量训练,苏锐便换上一身运动装,精神倍儿棒的跑了出去。
 
    这个家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锻炼身体,但是还想着能不能撞见叶冰蓝。
 
    可是,出乎苏锐的预料,他才刚刚到酒店楼下,就发现扎着马尾辫的叶冰蓝已经等在了那里。
 
    娇俏的姑娘和温柔的阳光,这一天从清晨开始就如此美好。
 
    不过,和完全没有任何疲态的苏锐相比,叶冰蓝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丝倦容。
 
    这个姑娘已经连着好多天没有休息好了,不过,在看到苏锐的时候,她还是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美女的魅力指数总是极为惊人的,即便是这样随便的笑笑,也仿佛让整个酒店大堂更加的明亮。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叶冰蓝对苏锐也再没有了一丝隔阂和陌生感,她的手机到现在为止都还未开机,因此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看到苏锐出现在酒店,她也能猜到昨天晚上事情的结果了。
 
    叶冰蓝创造空间,苏锐一击必杀,这一次,是二人并肩作战的完美体现。
 
    苏锐笑眯眯的走上前去:“这么早就过来,是不是担心我出什么意外啊?”
 
    “我为什么要担心你?”
 
    叶冰蓝妙目横了苏锐一眼,不过说实话,她还真有这么一分心思,毕竟苏锐针对的是市局的人,那几个家伙明显就不怀好意,之前苏锐让叶冰蓝放心的时候,她还是颇为担心,忐忑了一夜,直到现在看到苏锐完好无事的时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担不担心,只有你自己知道。”苏锐笑的很开心。
 
    叶冰蓝白了他一眼:“我都来到这里了,不请我在你的酒店吃个早餐?”
 
    如果是别人听到了这话,肯定会立刻答应下来,要知道,拒绝美女的请求绝对是一种要遭雷劈的表现!
 
    可是苏大帅哥却摇了摇头。
 
    “怎么?你拒绝请我吃饭?”叶冰蓝撇了撇嘴:“看不出来,你那么小家子气啊。”
 
    “我不是拒绝请你吃饭,而是拒绝请你在这里吃饭。”
 
    苏锐特地加重了“在这里”三个字的语气。
 
    “这酒店的自助早餐要两百多一位,又贵又不好吃,性价比忒低了。”苏锐嘿嘿直笑:“咱们去吃小笼包吧。”
 
    叶冰蓝摊了摊手:“那好吧,铁公鸡。”
 
    酒店距离公园旁边的早餐店还是有些距离的,两人只能选择跑过去。
 
    比较巧合的是,他们穿的都是纯白色的运动服和运动鞋,甚至还是同一个牌子的同一款,跑在路上,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
 
    至少,先不管本质如何,表面上看起来挺般配的。
 
    如果苏锐听到这话,估计又要骂骂咧咧了,老子本质怎么了,有你们说的那么差吗?
 
    苏锐跑在叶冰蓝的身后,看着马尾辫飘扬在清晨的微风中,很是养眼。很难得的,一贯喜欢“欣赏”女性身材的苏锐这一次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叶冰蓝前凸后翘弹嫩而紧致的身材上。
 
    要了两份小笼包,两份八宝粥,老板娘看着穿着“情侣装”的苏锐和叶冰蓝,真是满心欢喜。
 
    “你们两个……在一起啦?”
 
    在把小笼包端上来的时候,老板娘八卦的问道。
 
    叶冰蓝顿时愕然,她完全不知道老板娘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不就是一起来吃一顿早饭吗?
 
    苏锐微笑着不答话,在这种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自己抢先否认了,不会对人家女孩子造成打击吗?那样多没面子。
 
    不过,这样被误会的感觉倒也蛮好的,苏锐心里暗暗乐着。
 
    叶冰蓝就不像苏锐那般厚脸皮了,她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无奈地笑道:“大姐,你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们可就是朋友关系。”
 
    “哎,哎,我懂,朋友关系嘛!”
 
    一看她的样子,叶冰蓝就知道自己没能说服老板娘,这些八卦的妇女啊,还真是让人头大。
 
    “怪不得冰蓝最近的气色好了一些,原来是交朋友了!”老板娘特地把“朋友”两个字咬得很重。
 
    苏锐在一旁低头笑着,他真是无论如何也憋不住了,现在这老板娘看起来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笑什么呢?”叶冰蓝看着苏锐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着,不禁十分无奈,打了他的胳膊一下。
 
    这在老板娘看来,更是在打情骂俏了。
 
    “来来来,这是我新推出来的虾仁蒸饺,给你们小两口尝尝。”
 
    老板娘又端上来一笼蒸饺,笑的合不拢嘴。
 
    叶冰蓝干脆低下头,也不出声,只不过红晕已经悄悄爬上了她那晶莹的耳垂。让人忍不住想要轻轻咬上一口,至少,苏锐现在就有些蠢蠢欲动。
 
    “那啥,这老板娘人不错啊。”苏锐喝了一口八宝粥,乐呵呵地说道。
 
    “我觉得你不是好人。”叶冰蓝皱了皱鼻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小笼包。
 
    “吃包子的样子都那么好看。”苏锐哈哈大笑。
 
    因为老板娘的误会,两人之间的气氛反而更加轻松了。
 
    “我手机到现在也没开机,不知道昨天晚上的情况怎么样。”叶冰蓝开口问道,她终究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自己是刑警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昨天晚上在苏锐的鼓励下,竟然做出了那么疯狂的举动,现在叶冰蓝回想起来还会觉得有些不真实。
 
    “如果你开机的话,估计电话要被打爆了。”苏锐继续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为什么?你们最后怎么处理的?”
 
    “六个市局的人在三个月内下不了床,那个叫张元兴的副局长被我踢断了几根肋骨,估计得在床上躺个半年。”
 
    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从苏锐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在阐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好像那些“血腥狠辣”的事情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叶冰蓝倒吸一口冷气!
 
    尽管她已经猜到了后果会很严重,但没想到苏锐的重手还是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张副局长?”
 
    “是的,他就是张振洋的父亲,想要替儿子出头罢了。”苏锐冷笑着说道:“心情可以理解,但手段实在阴狠,他们要把我屈打成招,我迫不得已,只能自卫了。”
 
    叶冰蓝在咀嚼着苏锐带来的消息,张元兴是宁海市局的副局长,副厅级干部!被人在区分局的审讯室里打的半年内下不来床,这次事件的严重程度可是前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