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三间房的羊圈外

- 编辑:admin -

就在三间房的羊圈外

新棉衣在柳姨的巧手下,被缝制了出来,正如何叔所预料的,完工时,新省就开始下起了罕见的大雪。
 
    茫茫的戈壁滩上,厚厚的积雪掩盖了浅显的道路,让走出去的人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四个人的三间房,也到了最艰苦的趴窝时刻。
 
    再一次的走出屋外的顾铮,清理了今天最后一次院外的积雪。
 
    为了明天的房门不会被雪封死,这些工作都是必须的。
 
    三个房间中的侧壁早已经被打通,加厚的木板,以及三个土炉子,让一个大房间的温度都上升了几度。
 
    屋外的北风刮的呜呜作响,像是最犀利的嘶吼,表达着自己的凛冽。
 
    而屋外的羊圈周围以及最靠近三间房间的木板阻隔处,都被堆上了松软且敦厚的干草。
 
    这是这群早已经长满了卷毛的绵羊,它们第二重御寒的方式。
 
    在这些个艰苦的寒冬中,它们蜷缩在一起,将老弱挤在干草的最深处,来度过每一个漫长的夜晚。
 
 27 与狼共舞
 
    ‘噼啪’
 
    安静的雪夜,屋中只有炉子燃烧的噼啪声,床上的众人已经进入到了熟睡的梦乡。
 
    屋外沙沙的落雪声,像是最著名的催眠曲,唱的周围的环境,分外的宁静。
 
    ‘嗷呜…’
 
    突然!一声刺耳的嚎叫,划破了夜空,惊醒了梦中人。
 
    如此尖锐的叫声!说明叫声的主人距离他们是相当的近啊。
 
    “狼!是狼!”
 
    警醒的顾铮一个咕噜就从被窝中爬了起来,紧接着,另外两个房间中也有了响动。
 
    狼,就在三间房的羊圈外。
 
    因为过长的雪期,让荒野中的孤狼,也失去了可以觅食的方向。
 
    它寻着这黑夜中的唯一的食物的味道,一脚深一脚浅的就来到了它平时绝不会靠近的地方。
 
    饿,让本身就是绿眼睛的孤狼,颜色都绿的发蓝了。
 
    而生存的本能也驱使着它的无所畏惧。
 
    不来会饿死,来了没准就能活!!
 
    “不能让它得逞,要想办法阻止它。但凡让它成功了一次,它就会记住,以后只要是没东西吃的时候,就会过来觅食。”
 
    可是,什么趁手的工具都没有,再加上如此恶劣的天气以及墨汁一般的黑夜,这让这群除了顾铮之外的老弱病残用什么去与狼抗争?
 
    “生火!足够旺盛火苗能够驱赶独狼!还有只能指望我们的羊圈了,希望它足够结实吧!”
 
    何叔已经在屋里团团转着自言自语了,而沙曼莎此时终于表现出了一个女性应有的反应,她哆嗦着就和柳姨抱在了一起。
 
    只有顾铮一人一言不发,将他从大队里顺来的翻草料的铁叉给攥到了手里。
 
    “我去最薄弱的羊圈门外想办法点上一把火,咱们的羊都缩在最里侧,只要那里不被挤进来狼,就没事。
 
    顾铮自然不可能从正门出去,再绕一个圈,那样的后果只有一个,狼不用吃四肢蹄子的肥羊了,直接先吃点顾铮填补填补吧。
 
    随着顾铮的话音落下,他房间后的木板就被卸了下来。
 
    一个火,就看到了动物界的内最基本的弱肉强食的景象。
 
    那些平常在草地上跩的二五八万的羊群,此时正拼命的往羊圈的最内侧彼此挤压着,瑟瑟发抖。
 
    很不幸的,偏偏在羊圈的边上,就有一只倒霉蛋被咬住了脚。
 
    一只瘦弱的如同纸片一般的孤狼,带着义无反顾的狠厉,从羊圈门的转轴处探进来的脑袋,就这样切进了那只悲剧的肥羊的小腿。
 
    而它的整个身体,还在奋力的朝着羊圈更里处挤去,试图让自己能够得到更加宽广的施展空间。
 
    “不好!草!”